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中心动态
菜场记 | 凌晨两点“他们”已步履匆匆,带你体验不一样的菜场人生
更新时间:2017-12-11

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朋友,你见过凌晨两三点的夜幕吗?

 

       朋友,生活百态,人生百味,你正在努力吗?

 

       本期话题:凌晨菜市场里的商贩们

 

       凌晨两点的人声鼎沸

 

       山东青岛,凌晨两点,夜色深重。当大多数市民还在熟睡,位于青岛市抚顺路的批发菜市场却已经忙碌,每天成吨的蔬菜、肉食在这里集散,胶州的土豆、马家沟的芹菜……

 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

      无论是老人们爱逛的早市,还是年轻人钟爱的超市,大家买的菜,大多出自这里。

 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

       小菜贩们在这里低价批发,大菜贩们在这里摆摊卖货,因为这里是批发市场,价格相对统一,因此这里少有讨价还价,有的只是菜贩们的“讨生活”。

 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

77岁的卖菜大爷

 

 菜市场—77岁的卖菜大爷

 

       77岁的毕大爷或许是整个抚顺路市场岁数最大的买家,一大早老人家正蹲在菜摊前挑着葱头,菜贩们都认识毕大爷,所有的菜由着他挑。

 

    “闲着也是闲着,我这也是为了锻炼身体。”毕大爷的老伴身体不好,每月少不了吃药。毕大爷每个月只有3000多的退休金,出摊卖菜虽然辛苦,但多少能为这个家庭减少些负担。

 

      毕大爷的菜摊在佳木斯二路,一麻袋的菜全靠他用自行车载回去,毕大爷说自己上岁数了,本来就睡得少,卖菜挺好的,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赚钱。

 

20岁的“老人”小胡

 

茶市场——20岁的“老人”小胡

 

       凌晨两点多,抱着一捆大葱的是小胡。小胡今年只有20岁,在他的印象里,自己从8岁开始就帮着爸妈在市场卖菜,已经算是市场里的“老”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而今,他和家人一起经营菜摊,每天白天睡觉,晚上工作。

 

海鲜师傅的职业病

 

菜市场—海鲜师傅

 

       岳师傅(左)做的是海鲜生意,从各大码头上货再运到市场,晚上精神白天困,熬夜对他来说就是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 每天和海鲜打交道,岳师傅身上有了一股洗不掉的腥味,已经算是一种职业病了。

 

小字辈夫妻店

 

菜市场—小字辈夫妻店

 

      今年27岁的小武,刚接手父亲的这个菜摊没几年,算是抚顺路菜市场里的小字辈。

 

     小武的摊位不仅是父子店,还是夫妻店,老爷子把店传给了小武,现如今小武负责上货,妻子帮着他一起管账,因为长期搬菜的缘故,小武的胳膊显得格外粗大。

 

    “咱就赚个辛苦钱。”小武说,现在的人力成本特别贵,一个工人一天的工资就要几百,为了节约成本只能老板自己上。

 

黑白颠倒的土豆妈妈

 

菜市场—蔬菜商户

 

     “都是最便宜的批发价,看中了就买。”来自胶州的周秀娇今年已经50岁了,一家人1983年来的青岛,市场还没盖起来之前,她就在这里卖菜,专营胶州的土豆,一干就是30多年。

 

     “你家楼下卖的土豆,很可能就是从我这批的。”在周秀娇的身后,一袋袋土豆被整齐地装在编织袋里摞成了一座小山。丈夫负责去乡下收获,周秀娇的任务就是每天在这里看摊儿,每天晚上12点准时到市场接货,一直忙到早晨七八点才能回去睡觉。

 

     “肯定累啊,但有啥办法,人已经习惯了。”周秀娇说,过去这么多年,基本上过得都是黑白颠倒的日子,自己吃点苦倒是没什么,但这么多年一直没机会陪孩子出去玩,也疏于对孩子的照顾,作为母亲,挺难受的。

 

板车夫的双手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

         除了商贩,抚顺路市场里的板车夫也是一景,因为市场里面摊位多,电动车开进去很难施展,人力板车就成了市场里最火的运输工具。

 

     “最多我拉过800多斤的车,一个月能赚个六千来块钱。”图为今年55岁的封师傅,他已经在市场拉了10多年的车了,尽管每个月的收入还过得去,但是板车夫这活儿赚的也是个辛苦钱。

 

     “每天晚上12点上班,一直要忙到第二天中午12点才下班。”封师傅说,每天要拉多少趟车他已经记不清了,也没特意算过,但每辆车的重量基本上都要几百斤。在整个抚顺路批发市场,像封师傅一样的板车夫还有很多,他们的一双手,“搬”起了整座批发市场。

 

纯粮食豆浆摊

 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

     “你尝尝,咱这是纯粮食豆浆。”除了商贩和车夫,市场也养活了很多下游行业,李爱英的豆浆摊就是其中之一。最近这几天变冷了,她每天晚上做好豆浆,在市场卖完,还要去写字楼下面卖给那些上班的孩子们,一天能卖掉八九暖瓶的豆浆。

 

     “都给孩子们买上房了,我就是不想闲在家里。”李爱英说,她老家在潍坊,儿子们都成家了,他和老伴闲不住,这才来了青岛卖豆浆,这活儿别人看着辛苦,但她既能赚钱又能拉落个好身体,一天站七八个小时,一点都不费劲。

 

庖丁解牛郭大姐

菜市场—一鸿市场研究中心

      除了蔬菜,成扇的猪肉也在抚顺路市场里集散。郭大姐家的肉摊每天凌晨2点准时开始营业。 “不早起没办法啊,活干不完。”郭大姐一边说着,手里的刀飞快地切着猪肉,一小会一整条里脊就被她剃了下来,手法之娴熟堪比“庖丁解牛”。

 

      郭大姐说,她今年已经50了,一家人很多年都没一起外出旅游过了,现在自己的闺女也已经大学毕业了,等再干个几年她就退休,带着孩子好好地出去玩一圈,算是补偿下孩子,也犒劳下自己。

 

菜场百态

 

菜市场百态

 

       市场里最常见的就是夫妻店,正在装菜的小两口一脸甜蜜。

 

菜市场百态

 

       女摊主们处理猪肉的手法十分利落。

 

       菜贩的菜单和计算器放在蔬菜上,随时记录和清算账目。核对清单是他们每天百忙之中必须要做的事。

 

菜市场百态

 

       凌晨两点,有人在酣睡,有人在失眠,而有的人已经步履匆匆,在被黑夜包围的菜市场,忙得热火朝天,准备迎接一天的好生意。

 

       他们或许比你早看到第一缕阳光,也比你更懂得时间和昼夜的魔力...